英超周记:英格兰全新队服亮相 张狂教父与那些后来人

英格兰国家队周六同斯洛伐克的友谊赛上正式揭开新队服真面目。这款白衫不仅白地晃眼,而且索价更让人一惊。《被咒联队》(The Damned United)开始在英国公映,笔者先睹为快。其主人公、名帅克拉夫的狂、才、狠现如今在英超有谁能与之相提并论?

比起贝克汉姆打破英格兰国家队出场纪录,周末同斯洛伐克的这场友谊赛中,最有谈资的莫过于英格兰那身过于干净的新队服。

意大利教头卡佩罗已经在不少方面对英格兰国家队进行“开刀”改良,包括饮食、表现能力、鲁尼和阿什利科尔的行为自律等等。难道卡式革命如今已经延伸至新一代英格兰国家队队服?

“三狮军团”突然摈弃了五年来队衣上代表英格兰圣乔治的红十字点缀,一身洁白的甚至有些刺眼的队衣,让人感觉似乎总是少了些什么。

即便茵宝的设计师说,球衣上透气孔的排列也是照着三狮标志上玫瑰花的布局而定;那一粒扣的领子则象征着卡佩罗率领的“出色表现”、毫无修饰的简约设计是卡佩罗式管理作风的写照。

即便主教练来自意大利,他要操心的也应该是球队的战术、球员们在场上的表现,而不是他们该穿什么吧。

无论设计师们对这款新球衣如何赞不绝口,这飞涨的球衣价格尤其让人目瞪口呆。特别在眼前的经济大环境下,这么一件短袖球衣就要价近50英镑,比上一款队服的价格高出了近四分之一。

禁不住到英超四大豪门的网站上做了一番调查。最“友好”的当属切尔西。其主场球衣已经在网上大甩卖,从原价39.99英镑砍了20镑之多。利物浦的阿迪达斯主场红衫卖价39.15英镑。曼联和阿森纳的主场队服价格也要达到40英镑。

话又说回来,穿俱乐部队服的机会远比国家队来的多。更何况,自从1966年英格兰上一次夺得世界杯以来,这43年里国家队在赛事中一无斩获,但这球衣倒是一变再变,已经换了 45次。

说实话,从笔者了解到的众多球迷而言,特别是男性球迷,多数人并不会因为穿上一件队服就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俨然是贝克汉姆或是杰拉德了。看球不是为了时尚。他们只想穿上自己球队的颜色,享受当时的归属感和满足感。

至于这款洁白的英格兰新球衣,茵宝的官方介绍称,白色宣告着英格兰的信心与团结,也会让对手望而生畏。

这似乎又有些扯远了。球员们只要在场上飞铲两下,球衣马上就面目全非。到那个时候,什么时尚、什么生畏统统都抛在了脑后,赢球才是硬道理。

忘了说,这款新衣4月1日起开始销售。看官们自己定夺是否值得花血本。而本人除了有兴趣看看英格兰队中是否有人马上就竖起 “坎通纳式”的领子,更关心的还是英格兰世界杯外围赛最终能否出线。

《被咒联队》(The Damned United)3月27日在英国上映。本人第一时间观摩了此片。次日又去了趟诺丁汉,再次看了看布赖恩克拉夫(Brian Clough)的塑像。

可以说克拉夫仍是迄今英格兰最成功的俱乐部主帅,因为还没有哪一个俱乐部连续两年蝉联欧洲赛事的冠军。而其鲜明的个性足以是英格兰足坛“教父”级人物。

且不论电影本身有多少基于事实,有多少纯属虚构,但是看完此片,一个问题始终萦绕脑海:倘若克拉夫执掌今日的英超,他会不会仍能在其中叱诧风云?英超如今的教练有几个能与其抗衡?

论雄心和毅力,爵爷应该同克拉夫不相上下。克拉夫一心想要把唐里维(Don Revie)踩在脚底下的决心同爵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入主红魔时誓言要把利物浦打垮如出一辙。

论打法,温格推崇漂亮足球的理念同克拉夫相似。克拉夫更看重自己队伍行云流水的配合加上坚固的防守。像贝帅那样精于分析对手长短,采取知己知彼的策略则并非克拉夫的强项。

论傲气与不羁,毫无疑问曾经的穆帅有些克拉夫的翻版。克拉夫在2004年辞世前曾说过,他在穆帅身上看到些许自己年轻时的影子:相貌英俊,不迷信明星阵容。而那个时候,穆帅登陆英伦才只有几个星期而已。

论纳贤,马丁奥尼尔则与克拉夫最为接近。毕竟克拉夫时代没有外国球员充斥,而奥尼尔到现在仍相当器重本土球员,并从他之前执教的俱乐部中物色人选。2007年当奥尼尔用950万英镑从沃特福德引进阿什利扬,不少人大跌眼镜。

《被咒联队》自始至终要突出的另一点便是克拉夫同其助理教练彼得泰勒(Peter Taylor)的感情。由克拉夫在诺丁汉森林一手培养出来的马丁奥尼尔在这一点上同其恩师异常相似。

维拉目前的助理教练、苏格兰人约翰罗伯特森(John Robertson)当年同奥尼尔在森林队司职两翼。如今罗伯特森已经跟随奥尼尔征战了五个俱乐部。从莱斯特城、凯尔特人直到现在的阿斯顿维拉。

论体育道德,虽然克拉夫当年是有名的“口无遮拦”,但作为一名职业教练他几乎不会批评、指责裁判的判罚。如今爵爷、温格、贝帅等等则不时质疑裁判的吹哨。

然而,论纪律严明,无人能敌克拉夫。他曾给球员们定过不少清规戒律。例如没有主教练允许球员不得在任何情况下向媒体发布有关俱乐部的声明、球员在任何时候都要遵守主教练的命令;球员不得骑摩托车以及球员们周中允许上舞厅的时间等等。

这样的强行规定在如今的大小俱乐部里估计都不太行得通。克拉夫的性格十有八九也将同现在的足球寡头们斗得天翻地覆。

不过,他若是闯荡在如今的英超,我们也能想象他的“挥霍”肯定也不一般。克拉夫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个在转会市场投入百万英镑的教练。虽然他自己称,把特雷弗弗朗西斯(Trevor Francis)从伯明翰买入诺丁汉森林花了99.9999万英镑。

最后有一点几乎可以肯定,他当年神速般将德比郡和诺丁汉森林这两支本是名不见经传的队伍从下一级联赛带入顶级联赛并夺冠,这若发生在2009年的今天,将被视为天方夜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