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记忆:迈克尔欧文18岁成名24岁迟暮的足球天才

前言对于众多80后球迷来说,关于英格兰足球的记忆是深刻地,因为在我们的青春记忆里,欧文和贝克汉姆占据了大量篇幅。本文要说的是欧文,迈克尔·詹姆斯·欧文,英格兰足球才华横溢的天才锋线、青春流逝

在鲁尼成为英格兰新宠的时候,昔日那个动如脱兔的欧文突然就没落了,记忆中的美好渐行渐远,我们只能期待着欧文能够灵光乍现,来弥补心中被掏空的那部分。我原本以为这原是没有时间流过的故事,因为欧文是这么年轻,年轻人总是可以将时间固定的,凭借逼人的朝气。但事实上,时光和流水潺潺一样,一去不复返,欧文的青春也在流水中一点一点流逝。

突然间就想起黄磊的那首《等等等等》,因为发觉自己对欧文的感情,已经是在等待着他的复苏。在那个与世隔绝的村子,翠翠和她爷爷为人渡船过日,十七年来一向如此。有天这女孩碰上城里的男子,两人交换了生命的约誓。男子离去时依依不舍地凝视,翠翠说等他一辈子。我不会等欧文一辈子,欧文也没有一辈子可以让我等待,他的足球生命有多长,我的等待就有多长。可是,人生苦短,等待却是可以超越时间而无限绵长的。

1998年的法兰西之夏,除了法国奠定了足坛霸主地位之外,最让人铭记于心的就是欧文的长途奔袭。那时候,欧文18岁。想不出来用什么词来形容当时意气风发的男孩,就像炎热的夏天突然吹来一阵沁人的风,来不及说清那是怎样的快感一样。此后的欧文像个快乐的精灵,在英超赛场上轻盈而绚丽地跳跃,让人不敢去想他也会有一天只留给人们一个忧伤的背影。那种表情叫做英雄迟暮。

6年之后,24岁的欧文脸上开始有了忧郁的表情,尽管埃里克森一直表达着对欧文的信任,欧文却每次有负埃帅的冀望。欧洲杯的第一场和法国的比赛后,英格兰人发现鲁尼比他优秀,而通过与瑞士队比赛的争夺,有人开始指责欧文浪费了英格兰队首发球衣,小组赛结束之后,人们都在吹捧面部表情凶恶的鲁尼,而忘了提及欧文。欧文跑不快了,这让他不再那么锋芒毕露,也让一个天才慢慢滑向平庸者的行列。等待欧文复苏成为不浪漫不幸福甚至不实际的事情,西班牙的劳尔已经不值得人们期待,而欧文正在走往那条路。

翠翠对城里男子的等待是这样的执著,她等过第一个秋,等过第二个秋,等到黄叶滑落,等到哭了……她等着他的承诺,等着他的回头,等到了雁儿过,等到最后竟忘了有承诺。等到最后忘了有承诺,是何等的残忍!对欧文的等待比翠翠的那种要踏实,因为我还可以看着欧文,看着他比看着天要好上许多倍。但同样的,一旦等待成为永恒,痛楚要更深重,眼睁睁看着自己喜爱的人沉沦,辛酸张扬地流传开来。

留给欧文的机会曾有很多,毕竟24岁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年纪。时间将一个天才的锐气全部带走,那么欧文就只能在流逝的时光里让自己成熟,从少年蜕变成线年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加盟曼联后,终于拿到了第一个英超联赛的冠军。但这似乎是回光返照——此后,欧文沦为无名之辈,2013年退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